首頁> 報告> 文稿> 社會> 正文

龔維斌:堅持和完善統籌城鄉的民生保障制度 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

摘要: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對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對鞏固黨的執政地位、確保黨和國家長治久安,對促進人民幸福安康、社會和諧穩定,具有重大而深遠的意義。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社會和生態文明教研部主任龔維斌教授作的專題輔導報告,對于我們深入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精神,堅持和完善統籌城鄉的民生保障制度,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具有一定的指導作用。

龔維斌 圖片01

龔維斌 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社會和生態文明教研部主任、教授

點此瀏覽完整報告

點此瀏覽視頻專輯

點此瀏覽課件

一、新中國成立70年來民生領域取得的巨大成就

我先講一下民生和美好生活這兩個概念。民生一詞最早見于《左傳·宣公·宣公十二年》:“民生在勤,勤則不匱。”廣義的民生概念是指凡是同民生有關的,包括直接相關和間接相關的事情。這個概念的優點是充分強調民生問題的高度重要性和高度綜合性,但其明顯的不足在于概念范圍太大。狹義的民生概念主要是從社會層面上著眼的。從這個角度看,所謂民生主要是指民眾的基本生存和生活狀態以及民眾的基本發展機會、基本發展能力和基本權益保護的狀況等。比如就業、教育、養老、醫療衛生、社會保障、住房、收入分配等。民生問題有以下特點:

第一,層次性。民生問題包括由低到高呈現出一種遞進狀態的三個層面。第一個層面主要是民眾基本生計狀態的底線,即社會要保證每一個社會成員“能夠像人那樣有尊嚴地生存下去”;第二個層面主要是指民眾基本的發展機會和發展能力;第三個層面主要是民眾基本生存線以上的社會福利狀況,這一層面的民生問題主要側重民眾基本的“生活質量”問題。從包含內容來看,民生涉及民眾生活所需的各個方面,既包括物質上的,也包括精神上的;既包括社會層面的,也包括經濟、政治、文化等層面的。民生的內涵是物質生活與精神文化生活的高度統一。基本民生則側重實現民眾生存和基本發展所需的教育、就業、收入分配、社會保障等社會權利。

第二,剛性需求。所謂剛性需求是指民生水平具有不可逆性。

第三,不宜泛化。雖然民生的內涵和外延不斷變化,但是不宜將之泛化。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所涉及的民生,包括:就業、教育、社會保障、健康、住房、養老、扶貧等。

關于美好生活這一概念,我們需要把握其內涵的五個維度。一是主體維度,主要是個體與整體的關系;二是空間維度,主要是局部與整體的關系;三是內容維度,主要是物質與精神的關系;四是次序維度,主要是全面與重點的關系;五是時間維度,主要是近期與遠期的關系。

新中國成立70年來,黨和政府始終重視保障和改善民生。改革開放前,我國實行的是城鄉二元結構體制,分別以不同的標準、不同的方式滿足城鄉居民的民生需求。在城市,實行的是單位制加街居制;在農村,實行的是人民公社體制。改革開放以來,我們在去單位制的同時實行城鄉統籌,成功地把統籌城鄉的民生保障制度的制度優勢轉化為治理效能。下面,我們梳理和回顧新中國成立70年來民生領域取得的巨大成就:

(一)教育方面

義務教育普及程度達到世界高收入國家水平。新中國成立時,全國80%以上的人口是文盲或半文盲,學齡兒童凈入學率20%、初中階段毛入學率3%。1982年,全國文盲率降至22.8%;2015年,全國文盲率降至3.6%。2018年,學齡兒童凈入學率提高到99.95%、初中階段毛入學率提高到100.9%,義務教育普及程度已達到世界高收入國家的平均水平。如果從1986年《中華人民共和國義務教育法》頒布算起,我國普及九年義務教育僅用了25年,并成為9個發展中人口大國里唯一全面實現普及九年義務教育的國家。日本普及九年義務教育用了78年,英國普及十一年義務教育、美國和德國普及十二年義務教育用了100多年。

高中階段教育普及程度超過世界中上收入國家平均水平。1949年,高中階段毛入學率1.1%,在校生人數44萬人。2018年,在校生增加到3934.7萬人,其中普通高中在校生2375.4萬人,高中階段毛入學率提高到88.8%,已超過世界中上收入國家平均水平。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我國勞動年齡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達到10.5年。

建成現代職業教育和繼續教育體系。2018年,全國共有1.16萬所職業學校,中、高職招生達925.9萬人,在校生達2689萬人,職業教育已成為我國高中階段教育和高等教育的“半壁江山”。改革開放以來,累計有2.4億人次參加了高等教育自學考試,累計培養本、專科畢業生1300多萬人。

建成世界最大規模的高等教育體系。新中國成立伊始,高等教育毛入學率只有0.26%,高校總數206所,本專科招生規模3.1萬人。1977年11月,正式恢復高等教育招生考試,高等教育走上健康發展道路,全國570萬考生參加高考,錄取新生27.3萬人。2018年,本專科招生規模增加到791萬人,高校總數增加到2940所,毛入學率已達48.1%,我國已建成了世界上最大規模的高等教育體系。

(二)就業方面

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國實現了勞動就業制度由“統包統配”向市場化導向轉變,就業總量持續增長,就業結構逐步優化,就業質量不斷提升,就業政策與就業服務體系日趨豐富完善。數據顯示,我國就業總量從1949年的1.8億人增加到2018年的7.8億人,其中城鎮就業達到4.3億人,比1949年增加27.3倍;2018年,我國城鎮非私營單位就業人員平均工資達到82461元,是1978年的134倍;1949年,全國城鎮失業人員失業率高達23.6%,2018年全國城鎮登記失業率為3.8%,處于近年來的低位水平;黨的十八大以來,城鎮新增就業連續6年保持在1300萬人以上。

就業是最大的民生,就業穩則心定、家寧、國安。新中國成立之初,各級政府采取多種措施,解決了舊中國遺留下來的400萬失業人員的就業問題,為穩定社會發展、穩定新生政權奠定了堅實的基礎。20世紀80年代初,國家實行介紹就業、自愿組織起來就業和自謀職業相結合的“三結合”就業方針,在統包統配就業制度之外打開了一個缺口,安置了1700萬名回城知識青年就業,解決了歷史遺留的社會問題,為改革開放的啟航鋪就了平坦的道路。1992年10月,黨的十四大明確提出,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加快市場體系的培育。這是我國發展進入新階段的重要標志。此后,我國先后出臺了一系列配套政策法規,確立了市場導向的就業機制。黨的十八大以后又形成了“勞動者自主就業、市場調節就業、政府促進就業和鼓勵創業”的新時代就業方針,市場導向的就業機制不斷完善。

就業是構建社會和諧的“穩定器”。從2002年開始確立積極就業政策體系的基本框架,到2005年積極就業政策進一步延續擴展;從2008年應對國際金融危機形成更加積極的就業政策,到黨的十八大以來更加突出創業和就業緊密結合、支持發展新就業形態、拓展就業新空間,我們可以看到,新中國成立70年來,每一階段的就業方針都是與時俱進的,都順應了當時就業和經濟體制改革的潮流。

責任編輯:吳自強校對:楊雪最后修改:
0

重庆快乐十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