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報告> 文稿> 黨建> 正文

焦向東:從北京東城革命精神看中國共產黨人的初心和使命(5)

摘要: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中國共產黨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初心和使命彰顯的是中國共產黨人的價值追求,也是我們建黨的初衷。近百年來,成千上萬的共產黨人為了守護這一初心、完成這一使命,獻出了寶貴的生命。作為全國文化中心的主要承載區,北京市東城區域內擁有極為豐富的歷史文化資源,其中就包含紅色文化。紅色文化是革命精神形成的肥沃土壤。本期報告,焦向東老師將從北京東城紅色文化所蘊含的革命精神視角,帶領大家來學習領悟中國共產黨人的初心和使命。

還有黨的主要創始人之一李大釗,李大釗并非犧牲在北京東城,他是在東城的東郊民巷被抓,但是被關押到了西城,在當時的京師警察廳看守所被絞殺。提起李大釗,我覺得他堪稱革命的預言家。1920年3月,李大釗在北大紅樓他的辦公室,見到了共產國際派到中國的第一位代表維金斯基。李大釗第一次見維金斯基,就對他表示,你不要小看我們幾個,我們幾個是革命的火種,將來撒向中國大地,必將點燃熊熊大火。1920年3月的李大釗仿佛看到了幾年之后革命的燎原之火。李大釗是1927年4月28日被奉系軍閥絞殺的,臨刑前他對反動派講,不能因為反動派今天絞死了我,就絞死了偉大的共產主義。我們已經培養了很多同志……我深信共產主義在中國必將取得光輝的勝利。他在1927年仿佛就看到了22年之后的1949年。他之所以能夠多次預見未來,我認為最根本的原因在于,李大釗是中國第一位系統研究傳播馬克思主義的人,他通過研究馬克思主義的理論,結合中國革命的實際,斷定馬克思主義是拯救中國的唯一方案。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在多個場合都講過一句話,政治上的堅定、黨性上的堅定都離不開理論上的堅定。我從李大釗身上就明白了這句話的含義。李大釗之所以對前途充滿信心,是因為他對馬克思主義理論學得深、學得透。理論上學得深就可以站得高,站得高就可以看得遠,就可以看到別人看不到的地方,就能夠把握規律性,具有預見性,甚至賦予創造性。沒有誰能夠預見未來,我們所看到的預見未來,一定是把握了事物發展的客觀規律,找到規律,知道按照這個路子走下去,明天是什么樣。

學理論是為了讓大家把握規律,按規定辦事。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曾多次引用李大釗的文章。李大釗的文章給我的感覺,那就是黑暗中國的一縷光明,在你彷徨、徘徊、郁悶的時候,我建議讀一讀李大釗的文章,因為他能給你提供光明,指出方向。

第二,中國共產黨為什么會選擇馬克思主義。與馬克思主義一起傳入中國的,還有其他各種主義,為什么我們黨選擇了馬克思主義?搞清楚這個問題,對于我們新時代繼續堅持馬克思主義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關于這個問題,我覺得有三方面原因,有根本原因,也有外部原因,還有內部原因。

根本原因是馬克思主義的真理性。在馬克思之前,社會主義思想就存在,但是當時我們管它叫空想社會主義。那么,馬克思的貢獻是什么?他把此前300年的空想社會主義,一下子從空中拽到地上了,讓它落地了。為什么能夠落地?因為給它加了兩條腿:第一條腿叫剩余價值學說。剩余價值學說實際上講的是資本主義的壞。馬克思講清楚了資本主義最壞的地方是不斷持續地剝削著勞動人民的剩余價值。

第二條腿叫做唯物史觀。唯物史觀講的是社會發展的決定性力量不是神,也不是個別英雄人物,而是從事物質生產的廣大勞動人民,他們是歷史的主人。這打破了長久以來我們在歷史學當中所堅持的唯心主義觀點。所以,唯物史觀相當于講出了社會發展的決定性力量依靠誰的問題,同時還講清楚了社會主義的好,而且唯物史觀對普通大眾具有強烈的吸引力。在此之前,唯心史觀是主流,老百姓要是日子過得不好,都覺得是命不好。那為什么有人過的日子好?因為他們命好,或者是由他們的階級地位決定的,所以老百姓甘于現狀。但是后來有人說不是你命不好,而是有人在剝削你,你才是世界的主人,這種吸引力對老百姓來說是非常強的。為什么資產階級,包括封建主義特別害怕唯物史觀?因為它喚醒了民眾。

唯物史觀同時也使李大釗、陳獨秀等人找到了中國革命要依靠的力量。因此,馬克思主義具有其他主義所不具備的真理的力量。社會主義也在馬克思的努力之下,由空想變成了科學。科學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能夠把握規律,揭示了人類社會發展的客觀規律。

外部原因是資本主義本身的缺陷性和固有矛盾。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前,中國的先進分子大多傾向于資本主義,覺得中國應該學習西方,走資本主義道路,但是第一次世界大戰以極其尖銳的形式暴露了資本主義的內在危機。這時候有人就在琢磨,除了資本主義以外,還有沒有別的道路?正當中國人需要路的時候,十月革命的勝利,立即吸引了正在找路的一部分中國先進分子。因為一方面,俄國的情況跟中國很相似,封建壓迫嚴重,經濟文化落后;另一方面,俄國革命的勝利與此前革命不一樣,它是在馬克思主義指引之下取得的勝利,是把馬克思主義由理論變成了現實了。俄國能這樣,中國行不行?這就是大家的想法。

正如毛澤東同志當年所言,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為我們送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十月革命幫助中國,也幫助全世界的先進分子,開始用無產階級的宇宙觀作為觀察國家命運的工具。形象地說,俄國十月革命使得馬先生(馬克思主義)比此前的德先生、賽先生更加有利地登上了中國歷史的舞臺。

內部原因是近代中國社會的特殊性。我們學歷史,特別是學近現代中國史,往往開篇第一句就是“1840年以來中國逐步淪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可能當時我們學得比較淺,對“半殖民地半封建”這個詞理解還不深,實際上當時世界上別的國家的社會性質主要有兩種:第一種,完全獨立的國家,主要是西方發達國家,是獨立自主的;第二種,殖民地國家,像亞非拉的很多國家,都屬于殖民地國家,沒有任何主權,純粹殖民地。但是中國比較特殊,一方面,我們深受帝國主義的壓迫,另一方面,我們在形式上又保留了一個全國統一的政府,因此當時我們的社會是一半封建一半殖民地。

這種雙重的社會性質,導致在中國有雙重矛盾:一方面,帝國主義跟中華民族有矛盾;另一方面,國內封建主義與人民大眾也有矛盾。雙重矛盾導致我們的歷史任務也是兩個:第一,要反帝;第二,要反封建。聯系我此前講的,我們之前那么多次嘗試,為什么都失敗了?比如最早的資產階級改良主義,包括清政府內部的自強派、維新派,這些有什么問題?它雖然對外反帝但是并不反封。后來的辛亥革命,資產階級民主派有什么問題?它雖然矛頭直指封建主義,但是它不反帝。

那么,有沒有既反封又反帝的?有,馬克思主義。一方面,馬克思主義本身就是在反對資本主義的過程中誕生的,同時它又強調要實現人的完全的自由和解放,強調反封建,所以馬克思主義具有別的主義所不具備的雙重功效。加上此前不管是太平天國運動,還是義和團運動等舊式農民戰爭,以及后來的洋務自強、維新變法,再到后來的辛亥革命,接二連三的失敗,進一步堅定了當時知識分子走馬克思主義道路的決心。

責任編輯:葉其英校對:趙葦最后修改:
0

重庆快乐十分计划 pc蛋蛋哪里玩 大唐棋牌怎么下载 007球探网足球比分 永利棋牌app官网下载 广西快3开奖查询 快赢481走势图最近30 广东福彩36选7详情 捕鱼王18 大连娱网棋牌下载中心 幸运赛车是不是官方办的 陈教授平特一肖大公开 天津麻将游戏下载 福建22选走势图 国外赚钱平台 哈皮河南麻将安卓版 天天捕鱼官方下载大全